荷蘭人發明:公路上的發光線

荷蘭發光線

如荷蘭魯斯戈得工作室(Studio Roosegaarde)的創始人所設想的,這種「智能」意味著,把不美觀、耗能的電燈更換為舒緩的夜光線,用於界定公路路邊。它是一種凝膠狀的熒光塗料,想一想夜光塗料,形成一道道優美的線條。它用太陽光充電,可以發光長達 10 小時。陰天,由太陽能電池板給充電電源供電。

魯斯戈得是一位藝術家兼設計師,自稱技術詩人,被一家荷蘭主流報紙評為荷蘭最具影響力的五位「綠色」領導者之一。他的使命是:從視覺和環境上更好地改變我們以汽車為中心的家園。

魯斯戈得談到:「每當我們談到創新和移動性時,很奇怪,我們特別關注汽車,而道路不知何故卻被忽視了」。「但是,在這片家園上越來越佔據主導的其實是你我使用的基礎設施。如果汽車越來越聰明,道路也應如此。這一切就是安全且能源中性的照明。

就能源消耗和花費而言,道路照明並不是件小事。在英國,由英國農村保護運動 (CPRE) 組織編寫的一份報告估計,單單英國街道照明每年就花費地方政府約 6.16 億英鎊(9.67 億美元)。此外,它還佔國家碳排放量近三分之一。

在美國,美國能源信息署估計,包括街道和高速公路照明領域在內的商業領域,2012 年用電量高達 274bn 千瓦時。儘管該機構並未具體細述公共街道和高速公路照明的耗電量,但是其耗電量絕不會少。

此外,全球各地的城市正在採取調暗燈光、使用按需點亮的智能燈或深夜完全關閉燈光的措施,節省費用,減少電廠碳排放量。

發光線概念正在Oss 地區 N329 號高速公路上一段 15000 英尺(1452 米)長的路段測試,那裏位於阿姆斯特丹西南大約 60 英里。發光線路段與歐洲建築業巨頭 Heijmans 共同建造,是魯斯戈得工作室構想的幾個智能高速公路概念之一,這些概念還包括:

用奇幻的綠色燈光指引司機駕駛
使用溫度感應的道路塗料,隨著溫度改變而變色,以提醒駕駛人路面結冰的狀況
使用互動式照明,在汽車接近時開啟,通過後調暗
由過往車輛風流驅動的小風車發電機供電的「風能燈」
用底層感應線圈給行駛時的電動汽車充電的優先行駛車道

魯斯戈得的另一項創新是:梵高自行車道,最近在艾恩德霍芬首次亮相,文森特·梵高曾於 1883 年到 1885 年居住在那裏。這條車道靈感來自這位畫家的《星夜》,由 Heijmans 建造,連接梵高遺址,使用以太陽光充電的塗料創建一個閃光的夜光圖案,實現夜間照明。

魯斯戈得強調說,發光線材料是一種塗料,並不是油漆,設計製造用了一年多。魯斯戈得解釋說,利用光學的巧妙原理,公路發光線從遠處看像一條線。但是,仔細看會發現,它實際上是三條不同的線,我們先在公路邊上刨出三條淺槽,然後用發光凝膠填充形成三條發光線。

他解釋說:「我們使用三條線,因為我們想要增加數量,同時盡可能減少使用材料。」

發光線有足夠亮度嗎?魯斯戈得保證它們有。事實上,他稱在霧天,這些線比位於高架電線桿上的電燈更安全。「照明必須設置在我們需要的地方,也就是說在路面上,而不是在8米高的地方」,他說。

魯斯戈得並未詳細透露發光線每英里花多少線,但他指出,其安裝比路燈桿要更簡單,更不用說更美觀了。他還稱,當概念被採納後,每英里的成本將會減少,就像大多數的新技術一樣。

「在未來的三到五年裏,費用將下來,它將對路燈具有競爭力」,他說。「雖然是未來的,但同時,也現在的。」

魯斯戈得說,荷蘭政府已委托他在 32 公里(19 英里)長的阿夫魯戴克大堤(Afsluitdijk)頂部道路上安裝發光線,那是荷蘭的標誌性大堤防,分隔北海與陸地間的瓦登海(Wadden Sea)。他說,從加拿大到中東地區的官員也表示對這項技術感興趣。

他又說:「我個人的夢想是讓 [美國] 66 號公路煥然一新」。

為什麼把注意力集中於道路上呢?魯斯戈得把自己描述成「一個商業計劃嬉皮士」,他對這個問題解釋不了。「我不知道我的腦子裏有怎樣的想法」,他打趣道。但讓他著迷的地方有技術、人們和公共空間,如果他能照亮這些交匯點,那麼一切會更美好。

來源:BBC中文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