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被捕案或導致中日關係緊張

Image copyrightGettyImage caption《朝日新聞》周三說,日本人涉嫌間諜活動在中國被捕的案例極為罕見。(資料圖片)

中國政府周三(30日)證實有兩名日本人因涉嫌從事間諜活動被逮捕。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當天也證實兩名日本人5月起在分別在中國浙江省和遼寧省被拘。

共同社報道,據日本政府相關人士透露,這兩人分別為家住神奈川縣的55歲男性和家住愛知縣的51歲男性。

日本人在中國被以間諜嫌疑逮捕的情況十分罕見。

另據日本政府相關人士透露,政府已確認除上述兩人外,還有一名日本男性在中國被拘。

該男性家住北海道,年齡為60多歲,今年6月在北京被捕,具體嫌疑尚不清楚。

間諜行為依據中國法律最高可判處死刑。此事有可能成為影響目前相對穩定的日中關係的新導火索。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30日在記者會上稱,依法對兩名日本人實施了逮捕和調查,此事已通報日方,但未就具體經過做出說明。

菅義偉透露在5月得到了中方的通報,被捕的兩人並非政府機關人員,是民間人士。

據日中關係消息人士透露,其中一名男子今年5月在中國浙江省溫州市的疑似軍事設施附近被逮捕。

該人士表示,逮捕依據的是中國的《反間諜法》和刑法,該男子可能被關押在浙江省,預計獲釋還需要時間。

其他日中關係消息人士透露,另一名男子是在靠近中國與朝鮮邊境的遼寧省丹東附近被逮捕的。

菅義偉表示「正從保護國民的角度出發適當應對」。針對是否曾向中國派出間諜的提問,他強調「我國絕沒有做過那種事情」。

2010年,藤田建築公司的4名日籍員工曾因涉嫌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未經許可進入軍事管理區非法拍照而被一度拘留。

廣告

美公務員資料洩密 中情局駐京特工撤離

Image copyrightReutersImage caption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克拉帕表示,雖然中美首腦會晤後達成的互不進行和支持網絡經濟間諜活動的協議,但網絡安全前景不樂觀。

美國媒體透露說,因為美國政府雇員資料數據庫兩度被網絡電腦黑客攻入,中情局從美國駐華大使館撤回一批人員。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援引了匿名的美國現任和前任官員,向該報透露這一敏感事件。

有關官員表示,今年春天美國聯邦人事管理局數據庫遭黑客入侵,有關資料可以讓中國人搞清楚哪些人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特工。

美國官員私下裏指責對美國聯邦人事管理局數據庫的網絡入侵行動來自中國,但他們並沒有公開說中國是幕後主使。

雖然並沒有證據說明被竊取的資料已經造成了危害,但美國官員們擔心這可能對其間諜形成的潛在危險。

有關美國官員對《華盛頓郵報》表示,只要中國對比一下聯邦人事局檔案,包括國務院雇員信息,和美國駐華使館人員的名單,通過排除法就可以發現哪些人是真正的外交官,哪些人可能是中情局雇員。

路透社在無法確認《華盛頓郵報》這則報道的情況下,詢問了美國中情局,但中情局拒絕對《華盛頓郵報》的報道做出評論。

周二,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克拉帕表示,雖然中美首腦會晤後達成的互不進行和支持網絡經濟間諜活動的協議,但網絡安全前景不樂觀。

他承認美國也進行網絡間諜活動。

英媒:莫迪和習近平在美比試「軟實力」

Image copyrightAFP

《經濟學人》網絡版一專欄文章比較了印度總理莫迪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後腳的訪美行程、目的、表現和效果,認為這一比照折射了中國和印度在美國進行了一場軟實力較量。Image copyrightAP

莫迪的座右銘似乎是這樣的:他能做的任何事,我都能做得比他更好。這次對美國的正式國事訪問上,許多方面兩人不相上下,比如美國人的不信任,就適用於莫迪的承諾和習近平的表態。

但在「美國人氣」孰高孰低的較量中,莫迪顯然更勝一籌,文章說。主要原因有三點:首先,莫迪是民主體制中經選舉產生的政治領袖,這意味著他具備了勝選所必備的技能,比如願意當眾流露情感、熊式擁抱、提到母親時雙眼濕潤等。

第二,莫迪在美國受到人數眾多且影響力相當大的印裔社區,還有熱切為印度游說的團體的支持,但很難設想習近平主席在美國有類似的群體感召力,部分原因是許多華人不接受共產主義,而對中國共產黨領袖表現出熱情可能會被懷疑充當「第五縱隊」。

第三,印度不是中國。中國看上去越像是對美國利益的威脅,印度作為制衡力量的重要性就越大;對中國經濟的擔憂越甚,寄予印度的希望就越多。

「攪局」

《金融時報》說,習近平主席訪美,不少人「攪局」,包括教宗、普京和特朗普。

習近平主席對美國展開國事訪問前,負責籌備的中國官員希望籍此為中國國家主席在國際舞台上塑造一個倍受歡迎的領導人形像,結果卻發現在美國那一周時間裏總是被時下「全球最引人矚目的新聞人物」搶風頭。

文章說,稀釋了美國公眾對習近平訪美關注度的主要包括:美國人對幾乎同時到訪的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的澎湃熱情、特朗普爭取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競選聲勢,還有俄國總統普京跟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聯合國大打外交架。

文章分析了教宗方濟各訪美、特朗普競選和美俄緊張在美國媒體眼裏的各自具備的重要程度,但最後總結說,儘管習近平訪美沒有使他在美國的形像升華,但並非沒有成功之處,主要是禮賓方面毫無瑕疵,為中國國內受眾展示了很強的領袖形像。

利弊兩分法

《每日電訊報》金融專欄作者華萊士撰文說,從股市角度講,中國打噴嚏世界都感冒,但這事是好是壞取決於各自所處行業和角度。

這是因為中國股市踉蹌或震蕩,一個後果是更多中國公司將認識到走向世界的重要性,更多到歐洲、英國市場尋找投資機會。

作者認為,近期一些歐洲或英國公司被中資收購交易表明,政界或輿論擔心外國人掌握英國資產比例過高可能會損害英國經濟,那其實是沒有道理的。被中國公司收購的歐洲企業將因此獲得別人難以想像的中國和亞洲市場機會。

與美國相比,歐洲資產目前較便宜,所以對中資的吸引力較大。也有觀察人士認為,不應該指望中國經濟增速減緩或股市短期震蕩會導致大批中國投資資金湧入歐洲,但英國財相奧斯本訪華之行確實會帶來一些收益。

可以倒著飛的飛機

Image copyrightGetty

四月初,朝鮮媒體公開該國一款最重要軍用飛機的新隱身計劃。在電視屏幕上可以看到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坐在這款飛機的駕駛座上。

但這款飛機並不是光滑靈活的噴氣式戰鬥機,而是 20 世紀 40 年代的雙翼飛機,外表好像拖拉機裝上了翅膀。朝鮮的安-2 運輸機可用於低空緩慢飛行至朝韓邊境,將突擊隊運送至韓國邊界線。它的飛行高度可低至一定程度,使雷達難以檢測。

朝鮮軍方曾自豪地展示出安東諾夫安-2運輸機。如今,這款飛機頂部塗成綠色,底部塗成藍色。此次新隱身塗色計劃是為了使機身更難為人所發現,無論是飛行於上空的飛機觀察員,還是地面觀察人員。但是,為什麼在2015年,朝鮮會使用這樣一款飛機?它更像是《奪寶奇兵》電影中的古董飛機而不像前線服役戰機。

1947 年,安東諾夫安-2 運輸機首次飛行,當時,蘇聯經歷二戰後正進行重建工作。即使那個年代,人們也覺得它外表古舊,因為當時的航空技術已步入噴氣式飛機的階段。但是安-2 運輸機的設計其實非常合理。

該飛機產量數以千計,出口至世界各國,在面世 70 年後仍在服役。除了滑跑距離短之外,它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特徵。從物理的角度來看,該特徵是不能成立的,即:它可以倒飛。Image caption安-2 運輸機起飛和降落的滑跑距離僅為幾百米(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安-2 運輸機當初是為了完成前蘇聯森林部所需的任務,既要作噴灑農藥的小飛機,又要作通用運輸機。它的設計師奧列格·安東諾夫(Oleg Antonov)設計了一種大型單引擎雙翼飛機,其全封閉式座艙和最多可容納 12 名乘客的空間,或者裝載剛剛超過一噸的貨物。

安-2 運輸機必須能從簡陋的機場起飛,機場中有的未加鋪砌、雜草叢生,還有的是俄羅斯人煙稀少的荒野中骯髒的道路和林地。這種環境要求有一種簡單而堅固耐用的飛機,能夠在短距離內起飛和著陸,與機械結構更複雜的直升機相比,更易於維護。

到 1991 年,在前蘇聯和波蘭先後生產了 19,000 多架安-2 運輸機,在中國則有幾千架特許生產。
「倒著飛」

航空作家伯尼·雷頓(Bernie Leighton)表示:「安-2 運輸機仍在服役是因為真的沒有其他飛機能與之匹敵,如果你需要的飛機要搭載 10 名士兵、人員或者山羊,在陸上隨處都能起飛,能勝任的除了直升機就是安-2 運輸機了。」他曾在白俄羅斯執飛安-2 運輸機。

雷頓表示,「執飛安-2 運輸機與其他現代飛機不同。首先,它的尾部拖地,所以在你登上舷梯進入機艙後會發現,所有的一切都明顯向後側傾斜。這種飛機還十分『堅固』,在地形條件惡劣地區飛行,你能感受到每一次顛簸,每一次控制翼面的移動。不要忘了,這種飛機可不是為了滿足乘客舒適要求而打造的。」

「飛機噪音是不是極大?是的,單引擎飛機就更為如此。」

一方面,安-2 運輸機的古色古香的設計有其目的,其雙翼設計讓兩對機翼能產生很大的升力,這意味著其可以在很短距離內起飛。Image caption(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上述機翼產生的升力意味著安-2 運輸機的最低限速相當之低。飛行速度約為 25 英里/小時(40 公里/小時)時,飛行員仍能完全控制執飛。相比之下,在空速低於 50英里/小時(80 公里/小時)時,普通的賽斯納(Cessna)飛機就會失速。

上述性能使得安-2 運輸機在跳傘訓練和跳傘學校備受青睞,也意味著它基本上能夠停留空中飛行,這可是讓安-2 運輸機在航展表演上大出風頭的一個絕技。表演中,飛行員先逆風飛行,如果逆風的風力足夠大,這種飛行動作會讓飛機緩慢向後移動而不會失去控制。
非凡的設計

聽起來不可思議?可以問問比爾·利裏(Bill Leary),他是英國安-2 運輸機俱樂部的飛行經理,該俱樂部的飛機自英國貝辛斯托克鎮附近波法姆機場(Popham Airfield)起飛。過去 14 年來,他一直執飛一架前匈牙利的安-2 運輸機。

安-2 運輸機能夠空中停留飛行乃至倒飛的關鍵是恰到好處的飛行條件,全在於機翼上的『控制翼面』。前部是被稱為前緣縫翼的撓性板。它們往往在著陸時用到,因為其作用的增加空氣阻力,讓飛機減速。機翼後部也有被稱為襟翼的類似部件,也是用來讓飛機減速,但其同時還能通過變換機翼形狀而讓升力增加。安-2 運輸機的襟翼貫穿下翼後部全長,上翼上的更長,這等於讓升力大大增加,因而能讓飛機速度不可思議地降低。

利裏表示,「如果風力足夠大,比如 15-20節,你就能讓飛機『空中停留』,你降下機翼前部的所有副翼和前緣縫翼,並讓飛機與風向呈 40 度角,同時加大發動機馬力,然後保持就好了。」

利裏把安-2 運輸機描述為一種讓人愉快的飛機,但也補充說,駕駛這種飛機需要精力高度集中,飛機對駕駛桿的移動格外敏感,飛機本來就『想要』飛行,所以飛機上升輕而易舉。但飛機轉向卻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與現代波音或空客飛機不同,安-2 運輸機並未搭載計算機控制的飛翔面移動,甚至沒有液壓控制。利裏表示,「安-2 運輸機全靠纜索、操縱桿和人力。」

「這可是體力活,你需要鋼鐵一般的肌肉才行。」

安-2 運輸機當初要是在柏林牆西側設計和製造,其富有活力設計可能讓其比現在更為出名。雷頓表示,「只有是操作不慎,安-2 運輸機才會讓你機毀人亡。金屬疲勞這樣的故障簡直不值一提,如果其引擎失去動力,你真的不必擔心要到那裏著陸。它可不是讓人有舒適感的飛機,但卻真的極其安全。」當然,這種看似低調的飛機因其卓越的「倒飛」能力而自成一格。

科爾賓稱他若出任首相將不會使用核武器

Image copyrightPAImage caption科爾賓在接受BBC採訪時重申了自己的反核立場

英國工黨新領袖科爾賓在星期三(9月30日)接受BBC採訪時說,如果他出任英國首相,將不會使用核武器。

科爾賓在9月12日當選工黨領袖,本星期首次以領袖身份出席歷時四天的工黨年會,並在會上發表了講話。

他在接受BBC採訪時再次重申了英國不應該更新自己的三叉戟戰略核武器系統的立場。

他說,「我們已經不再處於冷戰時代,冷戰在很久以前就結束了。」

記者問,如果他出任英國首相,是不是有可能按下核武器的按鈕。他回答說,「不會。」

科爾賓說,「我反對使用核武器,我反對擁有核武器,我願意看到一個無核的世界。我相信這是可能的。」

可能成為首相

科爾賓還表示,他相信自己有可能成為英國首相。

他說,「我認為我們不應該更新三叉戟系統,我們應該就核不擴散條約履行自己的義務。」

「我認為我們應該呼籲召開一次國際核武器會議,促成實現一個無核化的世界。」

此前一天科爾賓在工黨年會上發表講話說,他在黨魁選舉中獲得的壓倒性勝利讓他的解除英國核武裝的立場獲得了支持。

但是,英國工黨內部的許多高級成員,包括影子內閣國防大臣伊格爾,都不支持他的這一立場。

按照計劃,工黨將重新審議自己的國防政策,包括有關未來核能力的政策。

美國之音視頻新聞: 美國太空總署發現火星上有流水的證據

美國太空總署(NASA)星期一宣布,科學家們找到火星上有鹽水流的有力證據,至少是­在火星的夏季。新發現的“水合”鹽礦物線需要水才能形成,而有流水的地方,就可能有生­命,那怕只是微生物。美國太空總署行星科學部主任格林在一次記者會上公布了這一發現,­他說,“今天我們對火星有了革命性的認識。”

敘反對派將美援武器交給基地組織

Image copyrightAPImage caption敘利亞接受美國援助的武裝將武器裝備和彈藥繳械給基地組織分支武裝

美國軍方首度承認,一派接受美國訓練和裝備的敘利亞反政府武裝把美援裝備和軍火轉交給了基地組織分支。

美軍說,這一支受到美國援助的反對派武裝為了換取安全通過基地組織武裝努斯拉陣線(al-Nusra)佔領區的獲准,將六輛卡車和大量軍火交給努斯拉陣線。

美國國會早些時候批准向敘利亞境內的一些反對派武裝提供價值5億美元的武器裝備,並向約5000名反對派武裝提供軍事培訓,目的是讓他們有能力與包括伊斯蘭國在內的極端主義武裝作戰。

不過,根據美軍掌握的情報顯示,第一批結束培訓的反對派武裝約54人,與努斯拉陣線武裝一接火便被擊潰。

破壞軍援規則

負責培訓敘利亞反對派武裝項目的勞埃德·奧斯丁將軍(Gen Lloyd Austi)上周五在回答美國國會質詢時承認,在眾多接受美國軍援的反對派武裝中,仍然堅持戰鬥的最多不過4-5小隊人馬。

另據美國軍方發言人證實,接受美援的敘利亞武裝向基地組織分支繳械的事件發生在9月21至22日。

軍方官員承認,如果事件來龍去脈得到進一步證實,那麼這很可能已經違反了美國國會所通過的軍援敘利亞法案的規則。

BBC駐華盛頓記者指出,這是美國希望扶植敘利亞反對派武裝中相對溫和派武裝的努力不斷失敗中的最新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