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戰營今展開網路報名 名額有限參加從速

104camp

暑戰營今展開網路報名 名額有限參加從速 https://camp.gpwb.gov.tw 104年度「全民國防教育-暑期戰鬥營」第1階段報名作業,今日正式展開,國防部歡迎熱愛全民國防活動與軍事體驗的青年學子把握機會、踴躍參加,從中歡度一個難忘與不一樣的迷彩暑假。  

為推動全民國防教育,國防部持續辦理暑期戰鬥營活動,其中,民國104年暑戰營報名作業已於上午8時展開,當開放網路報名時刻一到,即吸引大批人點閱,線上人數迅速攀升,展現暑戰營長久深受青年學子青睞的魅力所在。  

有關詳細報名作業,此次各營隊採「網路報名、公開抽籤、郵寄錄取通知」等方式辦理,網路報名時間即日起至4月10日17時為止,並依說明步驟完成報名程序,取得參加抽籤資格,預計4月中旬辦理電腦公開抽籤。

廣告

馬總統核定紀念抗日戰力展示 首展愛三飛彈

據指出,馬總統上周核定「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戰力展示」方案」,確定將於7月初,於湖口「國家閱兵場」舉行陸空分列式,除空中將有包括P-3C反潛機等各式主力定翼機、旋翼機飛越閱兵台上空外,地面分列式則將有「紀念梯隊」與「飛彈梯隊」,將首度公開展示愛國者3型防空飛彈,並規劃由抗戰時期主力部隊軍旗和參戰老兵組成「紀念梯隊」,通過閱兵台接受致敬。推動此事的國民黨立委林郁方上午說,地面梯隊共計有40多項、超過260輛各式裝甲車、飛彈車參加分列,校閱規模遠勝民國100年國慶。

  林郁方表示,國防部確定將於7月初,於湖口「國家閱兵場」舉行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戰力展示」(閱兵),相關計畫已獲得三軍統帥總統馬英九肯首。根據國防部「戰力展示」規劃,不含三軍樂儀隊與陸軍專科學校鼓隊的開場表演,分列式全程約在90分鐘以上。包括「空中分列式」、「地面校閱」、「地面分列式」和「戰技操演」等。
  
  林郁方說,國防部除動用的空中兵力與地面裝備規模超過民國100年國慶的「國防展演」外,也將在「地面分列式」中,規劃由抗戰時期主力部隊軍旗和參戰老兵組成的「紀念梯隊」,由憲兵機車隊前導,率先通過司令台,表彰老兵對國家的貢獻。

  林郁方指出,在「空中分列式」部分,除國人熟悉的AH-1W、CH-47SD、S-70C、EC-225、E-2K、F-16A/B、幻象2000、IDF和AT-3等各型軍機外;近年陸續返國服役的AH-64、UH-60和P-3C等新裝備,也確定將參加空中分列;IDF「經國號」戰機也將首度由經過性能提升的MLU型受校。

  在「地面分列式」部分,林郁方表示,除首先通過司令台的「紀念梯隊」外,地面部隊各主戰裝備,包括M-60A3、CM-11二型主力戰車、「雲豹」八輪甲車、AAV-7兩棲突擊車、無人飛行載具和各型工兵和救災裝備,以及由雄二反艦飛彈、雄三超音速反艦飛彈、天弓二型防空飛彈、天弓三型防空飛彈、愛國者三型防空飛彈,和其他國軍現役飛彈所組成的「飛彈梯隊」等,共計有40多項、超過260輛參加,比民國100年國慶的30項、169輛,多了近百輛!

  至於最具代表性的「紀念梯隊」部分,林郁方說,國防部和退輔會已陸續從相關名單中,整理出數百位可能的人選,但仍需評估身體狀況後才能確定。至於「戰力展示」(閱兵)的確定日期,國防部已挑選數個日期,送請馬總統擇定中。

來源:聯合新聞

「航母殺手」沱江飛彈巡邏艦31日成軍

海軍首艘穿浪型雙船體的「沱江」級飛彈巡邏艦,以及排水量噸位最大的高速戰鬥支援艦「磐石艦」,31日上午將於高雄左營基地水星碼頭舉行成軍典禮,由馬英九總統主持。(朱明攝)
軍首艘穿浪型雙船體的「沱江」級飛彈巡邏艦,以及排水量噸位最大的高速戰鬥支援艦「磐石艦」,31日上午將於高雄左營基地水星碼頭舉行成軍典禮,由馬英九總統主持。(朱明攝)

海軍首艘穿浪型雙船體的「沱江」級飛彈巡邏艦,以及排水量噸位最大的高速戰鬥支援艦「磐石艦」,31日上午將於高雄左營基地水星碼頭舉行成軍典禮,由馬英九總統主持。這次成軍典禮為展示近年來「國艦國造」政策的成果,包括海軍光華6號飛彈快艇、海巡署1000噸級遠洋巡護船(巡護9號)、以及2000噸巡防艦(台南艦)都將靠泊在碼頭,接受馬總統的校閱。
另外,為再次向外表達「潛艦國造」政策的決心,在成軍典禮中也安排海軍劍龍級潛艦海龍號在碼頭接受靠泊校閱,以顯示我方爭取潛艦的積極性。
號稱「航母殺手」穿浪型雙船體的「沱江」級飛彈巡邏艦,具有匿蹤能力,速度快特性,該艦飛彈配置是採模組化的設計,雖然最多可攜帶射程超過百公里的8枚雄二與8枚雄三超音速反艦飛彈是火力強大,但經過戰測評估,若滿載16枚反艦飛彈重量過重,相對影響速度,因此未來沱江艦會隨著執行任務的不同,配置不同數量的反艦飛彈,仍對於中國的大型軍艦在台海周邊活動,將可產生一定程度的嚇阻效力。
舷號AOE-532的高速戰鬥支援艦「磐石艦」,該艦除了油彈補給能力之外,艦上更有健身房與完善醫療設施,可有效實施各項緊急醫療處置,或執行部分外科手術。由於海軍過去僅有一艘具遠洋整補能力的「武夷號」油彈補給艦,「磐石艦」的加入,除了將可有效提升海軍整體的整補支援戰力外,未來也全面提昇海軍在執行國際人道救援行動的能力。
海軍沱江、磐石軍艦都是在「國艦國造」國防自主政策下完成,國防部長高廣圻在26日前往左營基地預校時強調,由國人自行研發「沱江」與「磐石」軍艦,即將加入海軍捍衛海疆序列,各艦官兵務須持恆強化專長和戰備訓練,使新艦能發揮最大戰力,提升我國捍衛海疆能力,確保國家安全。

中國空軍首次遠航 轟-6K越巴士海峽

轟-6K又稱「戰神」轟炸機,可攜帶至少6枚遠程空射巡弋飛彈。(取自國際在線)
轟-6K又稱「戰神」轟炸機,可攜帶至少6枚遠程空射巡弋飛彈。(取自國際在線)
轟-6K又稱「戰神」轟炸機,可攜帶至少6枚遠程空射巡弋飛彈。(取自國際在線)
轟-6K又稱「戰神」轟炸機,可攜帶至少6枚遠程空射巡弋飛彈。(取自國際在線)
解放軍裝備某新型轟炸機(即轟-6K)的空軍航空兵某師,進行飛行訓練準備。(中國空軍)
解放軍裝備某新型轟炸機(即轟-6K)的空軍航空兵某師,進行飛行訓練準備。(中國空軍)
中國空軍出動新型轟炸機轟-6K首次飛出第一島鏈訓練,圖為解放軍空軍基地的轟-6K。(中國空軍)
中國空軍出動新型轟炸機轟-6K首次飛出第一島鏈訓練,圖為解放軍空軍基地的轟-6K。(中國空軍)
巴士海峽位置圖。(取自鳯凰網)
巴士海峽位置圖。(取自鳯凰網)

中國大陸空軍新聞發言人申進科30日在中共廣州軍區表示,中國空軍首次組織航空兵經巴士海峽赴西太平洋開展遠海訓練,提升空軍部隊遠海機動作戰能力;另據相關報導透露,此次遠距飛行解放軍空軍出動轟-6K,以測試其實戰性能,目前該新型轟炸機已部署負責南沙防務的在廣州軍區。

大陸空軍首次飛出第一島鏈,且經台灣南部巴士海峽面向南中國海,在南沙主權糾紛熾盛之際,解放軍空軍此一動作,不言而喻。
新華社發自廣州報導引述申進科消息說,3月30日,中國空軍飛機經巴士海峽赴西太平洋開展遠海訓練,當天返航,達成了既定的訓練目的,圓滿完成任務。申進科表示,組織遠海訓練,是提升空軍部隊作戰能力的有效方法,也是大國空軍的普遍做法。中國空軍這次組織航空兵經巴士海峽赴西太平洋開展遠海訓練,是年度訓練計劃內的例行性安排,是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的正常需要。
大陸軍事網站透露,中國空軍飛機首次赴西太平洋進行遠海訓練,這也是空軍首次飛出第一島鏈展開訓練。而這次出西太平洋訓練的軍用飛機,應該是為解放軍最新型轟-6K轟炸機。從解放軍空軍公布的新聞照片看,廣州軍區某地機場已一次性部署超過10架轟-6K,這說明中國沿海地區(廣州軍區空軍部隊)已經有團級轟-6K部隊形成戰鬥力。
由於新華社是在廣州發布空軍發言人消息,顯然空軍新聞發言人申進科30日是在廣州軍區空軍部隊發布消息。
轟-6K又稱「戰神」轟炸機據稱是攜帶遠端巡航導彈的新型轟炸機,改進了火控系統。「戰神」的代號來自於該機在中國空軍體系中的重要戰略位置。該機可攜帶長劍10巡航導彈。
2013年4月轟6K攜帶巡弋飛彈首次曝光,可攜帶至少6枚遠程空射巡弋飛彈,射程可達1500到2000公里。具備向關島和中南半島地峽發射遠程巡弋飛彈的能力,對中國遠程打擊力具有重大意義。轟6K的作戰半徑超過3500公里,打擊能力覆蓋第二島鏈。
來源:中時電子報

ISIS背後你可能不知道的政治議題

去年知名中東記者Patrick Cockburn[1]出版了一本名為《伊斯蘭國:ISIS/IS/ISIL》的書,這本書記載了作者駐中東期間所所採訪或觀察到的許多故事;包括伊斯蘭教內部衝突、伊拉克及敘利亞政府治理問題、美國反恐行動等皆詳細地描述;對於受災居民或戰士們在戰爭所遭遇到的慘痛故事更是令人怵目驚心。

  因為在過去的新聞、電視電影或教育環境等,經常讓我們對於阿拉伯國家存在著一定的偏見,包括危險、恐怖等,因此當這本書出來時,對這些意象存疑的我趕緊買了這本書來看。看完這本書確實讓我對於中東地區的許多衝突稍有近一步的了解;其中甚至有一些議題是在過去閱讀媒體時一直沒辦法完整聚焦到的。在這篇文章中,我希望以簡單的介紹,讓各位在閱讀「美國解決伊斯蘭國」的相關新聞時,能夠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和掌握。

  對於伊斯蘭國的崛起以及中東的情勢,相信大家可能都已有一定的了解,即便有不足之處也可透過網路資源查到豐富的故事;因此在這篇文章中,不會作近一步敘述;不過如果想有效地了解伊斯蘭國崛起,建議讀者們可以先透過網路資源對「敘利亞內戰」、「敘利亞阿塞德政府」、「伊拉克馬利基政府」、「蓋達組織」等名詞有近一步的了解。(此外,由於內容主要以書中訊息及網路資源做整理,若其中有部分謬誤也請讀者不吝賜教。)

陣營背後

  現在的中東反恐陣營基本上可追朔自冷戰期間以美歐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2],其中與美國相同陣營的中東國家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卡達、科威特、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而敵對陣營為以俄國為首的伊朗、敘利亞及黎巴嫩真主黨。其中,美國為首的中東國家主要信奉遜尼派;以俄國為首者除敘利亞[3]外主要為什葉派。

  儘管伊斯蘭國為信奉遜尼派的恐怖組織,我們卻不應以檯面上的陣營來區分其彼此間的衝突,因為他們應該不完全屬於任何一個陣營當中;而他們的崛起又與中東反恐陣營、宗教、種族等可能有密切相關。

  例如,根據作者所述,由於教派或其他因素,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及部分波斯灣國家如卡達[4]等,可能默許民眾以個人捐贈方式私下金援敘利亞及伊拉克國內反政府組織及其他地區的聖戰組織,而他們的目的則是希望能夠推翻這些國家的什葉派政府或組織。從中獲益的當然不乏恐怖組織,ISIS也是在這背景下的受益者。儘管檯面上沙烏地阿拉伯及波斯灣國家等與美國聲稱盟國,並參與相關的軍事決策,這些國家卻被許多有關人士批評金援聖戰組織;然而,根據作者書中的敘述,對於這些明顯的跡象,美國政府並未對此做出近一步的表態。(也有觀點認為沙國應該沒有私底下援助聖戰組織,請參考關鍵評論網這篇文章

  儘管出現許多觀點分歧,我們或許可以結論道:美國對於ISIS的議題如此顛簸,可能不只與ISIS的強大有關,同盟國背後的經濟援助,或者美國和這些同盟國的複雜利益關係可能也是一部份重要因素。

土敘衝突及衍伸出的問題

  至於為什麼ISIS能夠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占領伊拉克及敘利亞的許多城市;則要感謝土耳其與敘利亞兩國之間的關係惡化。

  儘管土耳其與敘利亞在冷戰期間分屬美俄兩陣營,在21世紀兩國關係基本上屬穩定;然而,2011年爆發的敘利亞內戰,使得土耳其政府不得不表明立場,其後土國公開支持敘利亞反對派運動[5],並反對敘國對國內反政府組織的武力鎮壓;從此土耳其與敘利亞兩國關係破裂。2012年六月敘利亞誤擊土耳其戰機,更加速了兩國間的緊張關係。

  這樣的關係為何圖利ISIS?書中作者提到,土耳其將該國與敘利亞長達560英里的邊界保持開放;為聖戰組織與ISIS提供了安全的後方基地;該書作者指出,許多外國來的聖戰士都是皆經由此開放邊界進入敘利亞或伊拉克。此外,廣大的開放邊界使敘利亞國內的反政府組織及聖戰士將敘國戰火延伸到伊拉克(同樣也是什葉派政府治理遜尼派及什葉派教徒的國家)。

  由於土耳其為處歐亞大陸邊界,具有一定的地利優勢並擁有中東地區第二大(僅次於以色列)的軍事實力等有利條件;使得美國積極想利用土耳其這個盟友做為其軍事基地,助美解決敘利亞政府及伊斯蘭國的問題。

  1974年土耳其入侵賽普勒斯,美國對土國施武器禁運,以及2003年土國拒絕美軍使用其領土作襲擊伊拉克跳板,使美土關係降至冰點。而去年(2014)十月美軍未經土國許可在土國領土空投土國國內認定的庫德武裝組織武器及補給品,助該組織對抗伊斯蘭國。使得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多次的演講中抨擊歐巴馬。

  對於兩國在敘利亞內亂及伊斯蘭國恐怖議題上的一定共識,促使兩國在今年(2015)二月共同簽署協議,期望對敘利亞內戰與伊斯蘭國引發的戰爭能夠有近一步的行動;然而,兩國間卻仍存在許多分歧,例如:土耳其認為應該以推翻阿塞德政府為首要目標,美國則認為應該先對伊斯蘭國加以鎮壓。對於應該扶植哪些敘利亞的溫和派反政府組織,兩國也出現許多分歧。這些分歧會如何發展則又有待兩國間的互動。

美國在伊敘爭端上的角色

  目前伊斯蘭國所佔領的地區分布在伊拉克及敘利亞境內;美國在敘利亞地區問題的處理上,透過與土耳其合作的方式,解決敘國內亂及ISIS問題;而對於伊拉克的問題處理上,我們將在這此作簡單介紹。

  要了解美國對伊拉克的問題處理,當然必須先了解過去兩國的淵源[6];基本上現在的伊拉克政府是美國在伊拉克戰爭後,所扶植的什葉派政府之延續。伊拉克戰爭結束後,美國某種程度上的成就馬利基政府(什葉派政府),使得原本的海珊政權(遜尼派政府)轉移到馬利基手中;然而,根據作者,馬利基政府關於國內的權力分配不均[7],以及不當的鎮壓方式[8],使得民怨四起,甚至導致年輕族群反而加入ISIS;而伊斯蘭國在去年(2014年)六月佔領第二大城摩蘇爾後,加速了該政府的瓦解,並由同屬伊斯蘭達瓦黨的阿巴迪[9]接任。然而,繼任的阿巴迪卻在上任不久後仍舊對遜尼派平民區費盧傑進行轟炸。對此,由於美國站在反伊斯蘭國的立場,因此某種程度上與伊拉克政府合作、並與部分什葉派民兵合作,對伊斯蘭國進行反擊。在這一系列的軍事行動及轟炸下,從過去幾個月情勢看來似乎沒有好轉,而無辜的災民只能被迫無奈地接受戰火的欺凌:ISIS的殘暴、政府及美軍的無情轟炸讓許多災民持續過著長期流離失所,並且充滿恐懼的生活。

  在這裡,我要將尺度再拉回到美國在伊敘兩國的角色定位。在敘利亞的問題中,美國是站在反對該國什葉派政府及ISIS的立場,因此美國適度地扶植某些他們所認為的「溫和派」組織,並與土耳其同盟。在伊拉克,同樣也是以反ISIS,美國則適度地與伊國什葉派政府合作,原因可能在於伊拉克政府比起敘利亞沒有那麼激烈和有目的性的欺壓遜尼派信徒;然而,這樣的決定或許造成了美國在中東衝突中的角色混亂──例如,敘利亞及伊拉克政府同樣屬於什葉派政府執政,並同樣受到伊朗的支持;然而,美國卻在伊敘衝突中分別站在協助及反政府的立場;對於美國陣營的選擇,或許有許多國家會試著幫他說話,但真正身歷戰火當中的難民很可能無法搞清楚它的陣營,以宗教衝突或者種族衝突的觀點來討論,美國的角色確實某些時候會讓人無法明白。

  而究竟美國這一系列的軍事決策及外交行動,是否迫於無奈或者有意,或許又是一場激烈的辯論。對於美國在決策背後的種種利益考量,每位評論家們也都有不同的見解;也因此,在中東這樣充滿複雜且多尺度衝突困境中,仍然沒有一個能夠有效解決問題的角色。 或許伊斯蘭國(ISIS)就是一個成功遊走在中東地區種種衝突與分歧的得利者也說不定。

  在這篇文章中,我主要還是以分享該書中有趣的觀點為主,期待讀者們看完後能夠對近幾個月伊斯蘭國(ISIS)的相關新聞或背後政治情勢有不同的觀看角度;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能夠因此完全理解中東情勢或ISIS議題,畢竟在以上的討論,我們鮮少提到伊朗、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這些重要國家在這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以及採取的手段(因為在書中,作者比較著墨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兩個被ISIS佔領大片土地的國家)。也因此,我想強調的是,希望讀者們看完這篇簡單的介紹後,能夠增添不一樣的認識;但也建議各位讀者們千萬不要全然以宗教、傳統陣營或任何既定觀點去觀看中東情勢,而應該試著多以不同的尺度和角度去觀察它,或許這樣更能讓我們看清某些事情。

註解

[1] 伊拉克記者,目前則為《獨立報》(The Independent)記者。曾寫過三本與伊拉克有關的現代史書籍,包括《破土重生:海珊的復活》(Out of the Ashes: The Resurrection of Saddam Hussein, 1999)、《占領:伊拉克的戰爭與抵抗》(The Occupation: War and Resistance in Iraq ,2006)及《薩爾德:薩爾德與什葉派在伊拉克的復興與奮鬥》(Muqtada: Muqtada al-Sadr, the Shia Revival, and the Struggle for Iraq, 2008)。

[2] 為冷戰期間美、英等西方陣營為圍堵蘇聯陣營而成立的跨國防衛協作組織。

[3] 阿薩德家族自1970年由哈菲茲·阿薩德發動軍事鎮變取得敘利亞政權後,至今一直由該家族統治敘利亞。巴沙爾·阿薩德家族屬於阿拉維派教徒(伊斯蘭教什葉派的支派,占什葉派人口的13%)。由於穆斯林占敘利亞人口的87%,其中遜尼派佔74%,什葉派佔13%,所以阿拉維派僅占敘利亞總人口的6%。不過阿拉維派人士控制著該國的安全部隊,敘利亞政府也一直完全依靠著阿拉維派控制的軍隊來打擊反對政府的人(部分引用自維基百科,敘利亞內戰。)

[4] 這些金援國皆信奉伊斯蘭教的遜尼派;其金援的主要目的是協助伊拉克及敘利亞的反政府組織推翻兩國什葉派政府。

[5] 土耳其與敘利亞間的外交互動歷史,可參閱德國之聲的報導

[6]讀者可參考「伊拉克戰爭」、「馬利基政府」、「海珊政權」的維基百科相關資料

[7] 這裡指的是馬利基對於什葉派及遜尼派信徒在法律下的權力分配不均。值得注意的是,伊拉克伊斯蘭信徒中,遜尼派仍然占一定多數。

[8] 根據作者引述某些災民的回應指出,伊拉克政府為了鎮壓ISIS,經常不留情地轟炸遜尼派教徒佔多數的地區。

[9] 為伊拉克現任總理,與前任總理馬利基同屬伊斯蘭達瓦黨;該政黨為伊拉克什葉派主要政黨之一。